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荷蘭的巨型選票

荷蘭15日舉行國會大選,這個國家有很多政黨,且選票巨型——上面照片來自dutchnews.nl,這是「典型」荷蘭大選的選票,跟一張打開了的報紙(不是小報尺寸)一樣大。

選舉方法
荷蘭國會大選正確來說是「第二議院」(Tweede Kamer)選舉,即英國的下議院或美國的眾議院,有150個議席,實施比例代表制,政黨只要在全國獲1/150的選票,就可獲1個議席,政黨當選門檻極低(相對下,德國政黨要在全國獲5%選票才可獲分配議席),這鼓勵荷蘭有大量政黨,而近年跟其他西方國家一樣,荷蘭政壇「碎片化」,傳統大黨不再壟斷,令荷蘭今年有更多政黨參選,一共28個。

對外國人(即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來說,只會想知道各政黨獲得多少議席,因此會認為荷蘭是單一選區——這沒有錯的,在各政黨之間分配議席,的確以全國得票數字計算。但實際上,「第二議院」選舉還是會分成20個選區的,A政黨在X選區及Y選區的候選人會略有不同,儘管當中大部份候選人是重疊,而排在名單第一位者——即所謂「名單首位者」,也即是該黨的首相候選人,一般是全部選區一樣。

選民是這樣投票的:首先要選擇支持哪一個政黨,但跟香港只能投票給政黨/競選名單不同,荷蘭選民還要示意投給該政黨的哪個候選人,在那人側邊填滿圓號。計算得票時,先把各政黨所獲票數加起來,然後再看該黨各候選人在全國總得票為多少,得票達當選門檻(即1/150)的25%的候選人會按得票數目依次先排在前面,其餘候選人則根據該黨早已決定好的安排繼續排序,該黨哪些候選人當選,便以這個排序來決定當選優先次序。

這造就「報紙」選票。傳統上,選票要列出所有候選人的名字。不過,在今屆大選,部份選區的選票已經改良,變成劃分為上下兩部份的選票,上部份有所有政黨,選民要劃下投給哪給政黨,下半部份只有號碼,沒了候選人名字,要示意投給誰時,便看看那個候選人排在該黨的第幾次序,然後在該號碼劃下記號就可。

政黨的編號排序方面,在上屆大選獲得議席的政黨先排在上面,並按上次所獲議席數目由多至少排次序——首相呂特(Mark Rutte)的自由民主人民黨上屆勝出,因此本屆排第一。其他政黨則抽籤決定。

政黨簡介
以下是28個參選政黨的簡介。有些政黨是大家意想不到,其他國家難得一見。

1、自由民主人民黨(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VVD)
首相呂特的政黨,之前已連贏兩屆大選,呂特是首個帶領VVD勝出的VVD黨魁,屬保守派自由市場親商政黨。

2、工黨(Partij van de Arbeid,PvdA)
目前另一個執政黨,傳統中左/社民主義政黨,名單首位者為副首相兼福利及勞工大臣Lodewijk Asscher。

3、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PVV)
極右/排外/反伊斯蘭政黨,黨魁為Geert Wilders,他本身來自VVD,退黨後,2006年建立PVV,有機會勝出今屆大選,但找到其他政黨合作組成執政聯盟的機會是零。

4、社會黨(Socialistische Partij,SP)
左翼政黨,原本是毛派政黨,但90年代開始已減退了極左色彩,較法國的極左溫和,但較工黨激進。

5、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en-Democratisch Appèl,CDA)
傳統基民主義政黨,70年代起是與VVD與工黨鼎立的三大傳統黨(70年代以前,新教、天主教等教派分開各自有基民主義政黨),呂特的前任鮑肯內德(Jan Peter Balkenende)來自CDA,做了8年首相,但近年及今屆大選已沒落。

6、民主66(Democraten 66,D66)
中間派,經濟偏向右派,社會政策偏向左派,由左右兩翼的溫和派、60年代的一班年輕人組成。黨名字中的「66」是指創黨年份1966年。

7、基督聯盟(ChristenUnie,CU)
基民主義政黨,但在社會議題,例如墮胎、同性戀,較CDA更保守。

8、綠色左黨(GroenLinks)
荷蘭版綠黨,較工黨左,但較SP溫和。

9、改革政治黨(Staatkundig Gereformeerde Partij,SGP)
不要被「改革」一字騙倒,這是一個有約百年歷史的政黨,屬基民主義,與CU大概一樣保守,「改革」是指基督教教派之一Calvinism。

10、動物黨(Partij voor de Dieren,PvdD)
顧名思義,以動物福祉為主要政綱,其他政黨則類似一個綠黨。不要少看他們,2002年創黨,在2006年便開始躋身國會至今。

11、50+(50PLUS)
長者權益政黨,顧名思義,代表「50歲以上」人士的政黨,2009年創立,2012年開始獲得國會議席。

12、創業家黨(Ondernemerspartij,OP)
由這個政黨打後,全部都是上屆大選沒有議席的。這是個支持企業家、中小企及自由業者(freelancer)的政黨,骨幹成員來自PVV。

13、為荷蘭(VoorNederland,VNL)
目前有2名前PVV國會議員,2014年創黨,屬疑歐、反移民及經濟右派政黨。

14、思考(DENK)
目前有2名前工黨議員,二人是土耳其裔,屬左派,主打反歧視及多元文化,可說是對PVV的反彈。

15、新道路(Nieuwe Wegen)
由一個從工黨退黨的議員創立,他是在黨魁選舉中不和而退出工黨;走左派反建制民粹路線。

16、民主論壇(Forum voor Democratie,FvD)
右翼民粹,主打推動直接民主。

17、公民運動(De Burger Beweging)
支持全民基本收入(即「全民派錢」),提出以「快樂指數」取代GDP。

18、自由主義黨(Vrijzinnige Partij)
是指左派/進步派的自由主義,不是自由市場,成員由50+退黨出來,同樣支持全民基本收入。

19、「沒標準」(GeenPeil)
很難準確地翻譯出Peil一字,這是硬譯而已;疑歐政黨,這次大選應不能當選,但對荷蘭政壇有影響,去年荷蘭被迫要為歐盟與烏克蘭的合作協議公投且反對該協議,便是由這政黨發動公投。

20、荷蘭海盜黨(Piratenpartij,PPNL)
一如其名,荷蘭的海盜黨,主打私隱權益,提出直接民主。

21、第1條(Artikel 1)
成員由「思考」前黨員成立,跟「思考」一樣主打反歧視及多元文化,「第1條」是指荷蘭憲法第1條禁止歧視——題外話,記得讀書時一位教授說過,憲法的第一條代表了這個地方如何看自己,荷蘭憲法第1條是說荷蘭國民生而平等,禁止歧視,視野胸襟比香港《基本法》的「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大得多!

22、不投票黨(Niet Stemmers)
政綱只有一句,當選議員永不在國會議案表決投票,理由是竟然每次選舉都會有人不投票,因此在表決中也要有人不投票來代表這班「不投票者」。

23、自由主義黨(Libertarische Partij,LP)
well...sorry,這個自由主義是右派的,跟18號政黨相反,英文是Libertarian,在美國就是前參議員Ron Paul那一種。

24、「國會內的地區派」(Lokaal in de Kamer)
「地區派」,lokaal,英文local,即鄉鎮、城市、省,亦即主打要在國會關注地區事務。

25、耶穌在生(Jezus Leeft)
基民主義,但更像美國的福音派。

26、票投荷蘭(StemNL)
直接民主制,提出創立一個程式,議員投票前,向國民發出訊息,國民透過app向議員表達意見,議員根據得出的回應投票。

27、人道與靈修黨(Partij voor Mens en Spirit, MenS)
基督教左翼,整體政策左傾,但同時著重宗教/靈修的重要。

28、自由民主黨(Vrije Democratische Partij,VDP)
很難找到這個政黨的資料,但初步看,創黨者是個反猶太份子。

4 則留言:

  1. 网主对提到荷兰宪法中第一条和香港基本法第一条的区别,个人认为,可能也是折射了两地的文化传统的区别,不能简单归结为视野胸襟的问题。西方文明自古希腊就相对重视个人的权力尊严和思想自由。中世纪有过一段黑暗时期,经过轰轰烈烈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更加彰显个人意志。而中国文明,自古比较重视宗族和集体——根据黄仁宇先生的理论,这跟上古时期中原地区的黄河泛滥有莫大的关系。如果不团结则大家一起灭亡。于是诞生了早熟但是过于粗疏的宗族至上的政体。详见黄先生的《中国大历史》等著作——“大视野大胸襟”在西方是尊重个人权利和意志,而在中国则是“集体主义”,“国家为先”。不同的历史时期,个人意志 vs 国家机器的对垒和取舍有不同的风尚。(我念大学的时候很喜欢玩一款电子游戏《Sid Meyer's Civilization》, 对这个问题有点切身的感性认识。也在一篇网志中有过论述: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4/06/sid-meiers-civilization-iv.html)

    这种中西伦理传统上的不同,也体现在别的一些方面。有人作过统计,《全唐诗》中描写男女爱情的诗歌极为少数,大多数诗歌是描写家国情怀,山水风物。但是在西方诗歌中,对个人体验最直接相关的爱情题材则最为常见。如果有两首诗摆在我的面前:彼特拉克的 “而我能也只能仰望天使飞向的殿宇/任凭芳馥了万年的温柔/在那涧流波里逐渐消瘦/独品着人间这最近而又最远的距离” 和辛弃疾的“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我真的没法简单说是哪一首诗的情怀更为辽阔。

    回到现实日常,我在那篇游戏心得中有说过:“有趣的是,游戏中,当人类文明发展到当代,世界相对和平(相对于历史上的战乱时期而言),生产力高度发达(后工业时代),信息流动高度发达(国际互联网已经出现),人本主义的张扬已经有许多世纪的历史,深入人心, 绝大多数国家都已实行 “政制:Universal Suffrage; 法律:Free Speech; 劳工:Emancipation;经济:Environmentalism; 宗教:Free Religion" 的时候,那些还在用专制制度的国家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国民十分渴望普选,言论自由等等民主措施;国民的快乐指数持续降低,常常会出现影响生产的事情,比如罢工,暴动,和骚乱。行政开支庞大而效率严重降低。文化强大的别国更容易向不快乐的本国国民灌输他们的思想文化,文化被 convert 到一定程度会出现城市叛变,宁愿加入别国的情况。虽说这只是一个游戏,但是这样的情况根现实多么相像!”

    中国自 1840 年以来接受欧洲近代文明的洗礼,在 1980 年代有过非常辉煌但是短暂的进步时期。刚才看了一下中国宪法,第四条中有出现禁止歧视的条文,但是仍然在“民族”,“地区”的层面上说,不像西方国家那样强调个人。无论任何启蒙运动正在中国民间发生。在中国,许多人的个人意识已经觉醒。不少知识分子的书籍和文章充满人本主义的光辉,十分可观。衷心祝愿祖国人民在 21 世纪享有更多个人权利,尊严和自由。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上面我留言的最后一节中,“无论任何启蒙运动正在……”,应为“无论如何启蒙运动正在……”,“如何” 误写成 “任何”,意思出入颇大,特此更正。

      刪除
    2. 單就兩點回覆。

      1. 個人vs.集體(所謂「第一條」問題):我個人還是比較同意博主意見。黃仁宇的書我基本上都有看過(《萬曆十五年》和《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古時重視集體,是因為需要團結抵禦天災和外敵,但個人主義畢竟是啟蒙前後開始出現,是文明進一步發展的產物,也是人類對大自然和外敵較能應付後開始出現的。本人對國家的看法是:只要國家理念與我相同,能保護我的權益,我自然會加入這個國家,並對該國效忠(其實中國春秋、戰國時代「良禽擇木而棲」也是這樣的概念,孔孟週遊列國,說是宣揚思想,不如說是找尋賞識自己的君主以效力之而已),所以今日個人對國家的效忠和中國(甚至德國:憲法內「有德意志血統就可成德國人」的條款大約也是這個意思)這些國家的統治理念,視野胸襟自然也大得多。

      2. 中國「在 1980 年代有过非常辉煌但是短暂的进步时期」:那是因為中國願意開放思想,嘗試創新的結果;但這一切隨着1989年所流的血也結束了,中共始終只希望自己個黨長治久安,仲有乜可以進步?總的而言,中國願意對世界開放,如唐宋時期,中國文化自然輝煌;中國要封閉自己,說甚麼「復興華夏」(You know who said that),自然亦會衰敗。

      刪除
    3. 梁先生,谢谢您的回覆,我的想法日后整理下再写。现在很想说的一点是,尽管中国今日的各种环境还不是很好,但是有大量体制内的中国人在兢兢业业做着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实事,对这些我们不能视而不见,而是应该热情肯定,大力宣传,让思想落后的当权者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也用建设性的实际行动教育他们应该怎样做。在中国部分地区,今日教育界的理念和做事方法已经十分先进。去年我有全文转载过一篇 《如何构建成长共同体》,报道的是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现行做法。个人觉得值得借鉴和推广。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6/07/blog-post_45.html

      刪除